七环路并不通往北京

原创 PC4f5X  2021-01-17 21:5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攸克地产”

禁不住中介小哥的几番恭维,Y君决定亲自动身前往北京以南50多公里以外的固安,去见见要买他房子的客户。临走前,他和家里人说,他当天去,当天就回。

但是,Y君忽略了一个问题,他动身的那天,是1月12日。就是在那一天,固安全境居民居家隔离7天,于是,他没见到中介,也没见到要买自己房的客户,就这样被封在了小区里。13日一早,他加入了等待核酸检测的队伍,他提问,核酸测完了,什么时候给报告?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报告。他又追问,没有报告我怎么回北京?这一次没有人给他回答。一切只能等到7天之后再说。

他给自己供职的公司打电话请假,人事部门的大姐十分不解,你不是家在北京么?当得知他前往固安卖房继而被封小区里时,大姐感慨:固安房子的钱不好赚吧。大姐十分热心,又问他固安的房子在哪里,这令他十分不悦,顺嘴回了一句,离英国宫不远。

几天之前,一位住在英国宫的女子,成为河北发往北京的疫情协查函上的主角,她在北京工作,是几十万跨省通勤族中的一员。她隐瞒了自己与石家庄病例的密切接触者的身份,每天照常乘坐北京4号线前往宣武门的SOGO写字楼上班,直到协查函至,终被确诊。

但是,即便作为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她也不能被划在北京的范围内,而只能算是河北确诊病例,这就是河北与北京的距离。

固安距离北京55公里,更近的是著名的三河燕郊经济技术开发区,国贸向东30多公里就到了。这里距离北京行政副中心所在,甚至只有10多分钟的车程。河北的房价分布很有意思,地级市廊坊,比省会石家庄贵,开发区燕郊,又比廊坊贵,一切都只由一点决定——你离北京有多远。

燕郊最近。多年前,燕郊人民在京燕高速的出口那里,建造了一座和建国门一模一样的彩虹门,似乎长安街的东尽头不是在建国门,也不是在国贸,而是在燕郊。而当燕郊1月12日所有公交车停运,并开展全员核酸检测、全体居民居家7天隔离时,一个在燕郊居住,在北京上班的青年发微博问:我们到底是不是北京人?

这样的年轻人,在燕郊有30多万。在固安,也有基本同等规模的通勤族,他们构成了每天“跨省上班”的庞大群体,固安青年的心中,地铁4号线是他们的精神寄托。而当燕郊开始7天禁足令的时候,北京不少市民发现,原来进城方向拥挤的6号线,在早高峰都已经有座位了。

那些地铁线路上“消失”的人,就是燕郊、固安的青年们,他们或租住在那里,或者因为买不起北京的房子而在燕郊、固安买下自己付得起首付的房子,先“买票上车”再说。在那里,总会有划归北京的传言,在各种利好传言、消息的背后,所有人都集体愿意相信一种暗示,那就是“我的房子更值钱了”,而在这个暗示背后,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再涨一涨,卖掉就够北京一套小房子的首付了。

届时,青年们就可以实现一个北京梦。

这成为了燕郊、固安,以及所有环京河北市县房地产的全部希望所在。燕郊的房价,最高时单价被炒到4万多元/平方米,固安也曾一房难求,在所有乐观情绪和期许的背后,都是那个与北京融合的“寄望”。

攸克君的几位很好的朋友,都是环京地区房地产项目的营销负责人,他们用10多年的经验概括出两条环京楼市的铁律:

1、北京房价涨,环京房价就涨。

2、环京城市房地产管控的政策口径松一松,资格认定的手抬一抬,环京房价也能涨。

房价一涨,房子就能卖得快。但是,过去三两年,这两个铁律一律也都不存在了。现在还加上了一条疫情,全民禁足,河北没人走,北京没人来,房子卖给谁?于是,房价下跌不可避免。比如,燕郊从当年高点的4万多元,降到了现在的2万元/平方米左右的水平。而Y君在固安的房子,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卖掉。

河北是特殊的所在,当年初北京新发地疫情严重时,环京城市进京受限。当又一个年初,河北疫情严峻时,同样是环京城市进京受限。河北,的确与众不同。

在环京楼市火热的年代,一个概念被开发商们大加利用,那就是北京的“大七环”。似乎有了这条能把固安、燕郊、大厂、香河串联起来的道路,并冠之以“大七环”的名义,河北环京城市就能在房地产的概念上纳入北京。

但是,一切的真相是,所谓大七环,并未真正出现在北京的城市规划中,原因很简单,所谓大七环,90%的路段,是在河北,那里并不是北京。而现在,大七环也并不通往北京。

1996年,华北汛情告急。河北省当时的一位主要领导打电话给一线抗洪的指挥人员下令说:“我们一保京津、二保铁路、三保油田,最后保自己。”

这一幕,似曾相识。

本文地址:http://www.szfansen.cn/1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