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险业退保金锐减45% 现金流压力仍存:代理人大量脱落下自保件退保激增

原创 PC4f5X  2021-05-18 07:12 

  原标题:寿险业退保金锐减45%,现金流压力仍存:代理人大量脱落下自保件退保激增

来源:慧保天下

退保给付作为直接关系险企现金流压力的因素,一直备受监管关注,但随着行业业务结构的调整,这一数据自2019年来呈持续下滑态势。2020年,74家纳入统计的人身险公司退保金合计3207.19亿元,相较2019年更是锐减45%。

尽管如此,以下三重信号依然值得警惕:

例如,代理人大量脱落导致的自保件退保正推高险企退保金。2021年一季度,平安人寿、中国人寿、太保寿险、新华保险的退保金分别同比增长89.0%、59.0%、124.3%、89.2%。

例如,退保黑产猖獗,依然是保险公司的心头大患。

再例如,2020年,部分险企保户储金与投资款依然增速较快,这或意味着未来行业依然将面临较大退保给付压力……

01

退保金锐减45%,赔付增长7%,2020年人身险业似乎“轻舟已过万重山” 

根据慧保天下的统计,2020年,人身险公司退保金3207.19亿元,较2019年锐减45%;退保率2.39%,也较前两年下降明显;赔付支出6027亿元,同比增长7.34%。在经历过2017-2018两年的万亿退保赔付高峰后,大量中短存续期产品兑付压力逐步出清,人身险行业已经驶入新阶段。

长期以来,国内人身险市场一直处于高度同质化竞争中,不仅仅是产品,甚至在发展策略上都呈现出高度的相似性,这种高度的同质化竞争也导致人身险行业发展呈现明显的阶段性特征。其后果就是,其中的负面因素也会高度叠加,并在之后的某个时点爆发,累及整个行业。

早在2002年前后,随着分红险等产品的出现,保险公司销售了大量十年期的分红险,人身险业拉起一个发展高潮。2007年股灾,大量资金外逃,收益相对稳定的保险产品成为多数投资者首选,大量5年期的分红险保单在这一时期产生。两次分红险保单销售高峰在推动了人身险行业高速发展的同时,也积聚了大量的满期给付压力。

2013年前后,行业退保给付压力骤增,当年人身险业赔付与退保金合计达到4285亿元,较2012年增幅明显。然而在此后的几年里,这种趋势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反而进一步加剧。

2012—2015年间,随着互联网保险及万能险的兴起,部分寿险公司大肆销售3年期中短存续期产品,进一步推高了后续的退保压力。

2014年到2016年,人身险公司赔付与退保金合计分别达到6094、7662、8648亿元。2017年,行业退保赔付金首次突破万亿元,2018年更是达到最高点,其中退保金7210亿元,赔付也高达5886亿元,二者合计达到13096亿元。

到2019年,随着前期中短存续期业务的相继到期,保险公司的赔付以及退保压力已经大为缓解,当年人身险公司退保金为5841亿元,赔付为5694亿元,二者合计11536亿元。

2020年,下降趋势仍在继续,行业退保赔付金合计9386亿元,其中退保金3207亿元,同比下降超45%,赔付支出为6178亿元,同比增长8.51%。

随着回归保障本源的引导及公司对产品结构的主动调整,不知不觉间,人身险行业已迈过退保赔付高峰,“轻舟已过万重山”。

02

退保金锐减45%,赔付增长8%,2020年人身险业似乎“轻舟已过万重山”

整体来看,行业整体向好前行,但具体到各家公司来看,依然有一些机构面临着不小的给付压力。在有可比数据的74家人身险公司中,仍有42家公司的退保金在2020年呈现正增长,除去部分公司数额较小外,依然有一些机构压力重重。

退保金排名前十的险企来看,2020年共有9家寿险公司的退保金规模达到百亿以上,较2019年减少两家。

其中,2020年人保寿险退保金规模448.72亿元,高居寿险公司首位,其次是平安寿险和中国人寿。富德生命人寿、太保寿险、建信人寿、新华人寿、太平人寿、前海人寿退保金也都过百亿元,跻身前9名。

幸福人寿退保金未超过百亿元,但也凭借78.52亿元的退保金额居于第10位。

退保金排名前10的险企中,只有4家险企的退保金相较2019年出现了一定的下降,包括人保寿险(-6.81%)、中国人寿(-34.56%)、富德生命人寿(-51.91%)以及新华保险(-5.64%)。

其余6家的退保金相较2019年继续上涨。其中,太平人寿和前海人寿2家公司的退保金分别从2019年的95.14亿元、78.36亿元跨入百亿级别,呈现出两位数的增速。

幸福人寿退保金增幅更大,达到430%。与其78.52亿元退保金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20年其保险业务收入为96.54亿元,同比增速为17%,依然显示出较大的退保给付压力。

2020年退保金排名前十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还有一些往年的退保金大户因各种原因未能按时发布年报,如华夏人寿,2019年退保金为246.67亿元,天安人寿(199.87亿元)、君康人寿(73.19亿元)等。

当然,在大量险企的退保金依然在上涨的同时,也有32家险企的退保金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22家下滑的幅度更是超过了50%。例如,泰康人寿、阳光人寿、百年人寿、中邮人寿和工银安盛5家公司2020年的退保金下滑幅度都在60%以上,降至百亿元以下规模。

其中,工银安盛人寿作为银行系险企,2020年退保金25.44亿元,较2019年的107.8亿元收缩幅度达76.4%,泰康人寿也从205亿元降至57亿元。

03

代理人脱落拉升上市险企一季度退保金,这4类业务、3重风险依然不容忽视

退保与给付直接关系到保险公司的现金流情况,是险企现金流危机产生的直接原因,一直以来都是监管关注的重点。2019年,险企退保给付金额不断下滑,但尽管仍然没有放松警惕。

2020年底,银保监会就曾下发内部通知,要求各银保监局、人身险公司排查2021年满期给付与退保风险。通过这一通知,人们也得以管窥当前造成退保给付压力的主要业务类型,重点包括四类:

5年期以下产品。根据监管要求,这类产品须从产品设计、销售策略、保单收益等角度,充分、合理预估和分析其在较短年限内的退保情况,防范短期内集中退保可能造成的流动性风险。

保单收益可能低于客户预期的产品。主要包括红利分配水平显著低于客户预期的分红险产、结算利率显著低于客户预期的万能险产品、存在较大浮亏的投连险产品等,须防范因保单收益不及客户预期可能引发的投诉纠纷风险。

期交产品。根据监管要求,针对这类业务,人身险公司应采取排查客户信息不真实保单、老年投保人保单、客户回访不成功保单、存在投诉纠纷的保单、失效保单、超过宽限期仍未缴费的保单等方法,筛查有风险的期交产品。

前期可能存在销售误导问题的产品。如销售过程中存在“存单变保单”、承诺收益、混淆缴费期与保险期、隐瞒真实缴费期等误导行为,易引发非正常给付和退保风险的产品。

此外,针对重点渠道和网点,监管也提出了相关排查要求。如在代理渠道应重点关注三类网点:存在“贷款客户被捆绑购买保险产品”的销售网点;可能存在销售误导的网点,摸清网点在销售过程中是否存在向客户承诺收益、“存单变保单”、长险短做等误导行为;已终止代理合作关系的网点,尤其是既往业务量较大的绩优网点。

可以看到,对于人身险公司来说,所有业务都面临退保给付的压力,但是保障期限较短、承诺了较高收益率的产品往往更能容易被异化为理财产品,实际中会面临更大退保压力。除此之外,品质差的保单,包括客户回访不成功保单、存在投诉纠纷的保单、失效保单以及存在销售误导问题的保单等,实际也会面临较大的退保压力,仍是需要行业关注的重点。

除此之外,另外一些信号也显示,“退保给付”压力依然不容掉以轻心。

例如由于代理人大量脱落导致的自保件退保风险。2021年一季度,平安人寿、中国人寿、太保寿险、新华保险的退保金分别同比增长89.0%、59.0%、124.3%、89.2%。预计这可能是由于代理人脱落导致的部分自保件退保所致。头部险企因为代理人数量基数大,自保件退保问题表现尤甚。

再例如,除了相对正常的退保给付外,近年来兴起的退保黑产依然猖獗,依然是保险公司的心头大患。从2020年下半年,退保黑产开始有逐渐从人身险领域蔓延到财产险领域的趋势,甚至直接推高了部分公司、部分地区的退保率。据广东银保监局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广东辖内部分保险公司因恶意投诉举报引发的退保金额高达7300万元,保守估计退保黑色产业链获利高达1500余万元。

再例如,从与万能险息息相关的保户储金与投资款来看增速仍快,这或意味着未来5到10年内,行业依然有着上万亿的满期给付压力需要释放。

大中型险企中,平安寿险、中国人寿、富德生命人寿、泰康人寿4家公司的保户储金与投资款依然在千亿元规模,分别同比增长8.45%、7.62%、13%、17.58%。

其他几家上市寿险公司增速也较快,太保寿险保户储金与投资款870.63亿元,同比增长15.3%;新华保险514.76亿元,同比增长11.02%;太平人寿377.17亿元,同比增长26.15%。

此外,一些中小机构2020年的保户储金与投资款的规模及增速均远高于保费收入增速(详见上表)。

保户储金及投资款高度依赖投资,一旦外部投资环境出现波动,难免加重行业的退保压力。

退保给付高峰虽然已经过去,但很显然,行业依然无法高枕无忧。

本文地址:http://www.szfansen.cn/13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